Ben's Clinic

加拿大福利真的好?哈法母亲失去了救助金还要还给政府3万多加元

Samantha Monaghan soothes her six-year-old son Luc LeBlanc through a seizure. Samantha Monaghan soothes her six-year-old son Luc LeBlanc through a seizure. (Brian MacKay/CBC)

居住在新斯科舍省的萨曼莎·莫纳汗(Samantha Monaghan)是一名病危男孩的母亲,在政府终结社区服务救济金后,政府还命令她偿还超过31,000加元。根据法院上诉文件提到,该部门在去年10月通知了莫纳汗,称她违反了“不提供信息,虚假陈述和不透露事实”的规定。

莫纳汗表示,她用尽每一分钱为她六岁的儿子治病,早已宣布破产了,现在还面临被赶出居住在哈利法克斯的townhouse,因为无力偿还租金和累积的账单。莫纳汗说:“我只是觉得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她把儿子Luc LeBlanc抱在怀里说: “我只是想让他活着。”

Luc患有严重的脑疾病, (polymicrogyria -是一种通过多个小回旋(microgyri)影响人脑发育的条件,导致脑部过度折叠,导致异常厚的皮层。 这种异常可以影响大脑或多个区域的一个区域)和富马酸酸缺乏症(或称富马酸酸尿症,也称为“多贡药唐氏综合征”,是常染色体隐性代谢障碍,其特征在于富马酸水解酶缺乏)。这两种疾病是非常罕见的,最初医生诊断他只有两年的寿命。

莫纳汗说,她不能工作,因为Luc需要全天候照顾。她之前每月能从社区服务部得到1800加元的救济金,直到去年秋天,她被停止支付救济金。

向法庭提出上诉前,她在五月份没有成功上诉独立协助上诉委员会(the independent Assistance Appeal Board),上诉文件显示,该部门在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期间引用了“未申报的现金银行业务”和未报告的每月支持儿童支持费用,以及15,000加元的保险结算,作为其多付款帐单31,870.29加元的理由。

援助上诉委员会在拒绝莫纳汗的上诉时表示:在2014年1月及以后所有向莫纳汗女士提供的所有协助款项已实际支付给不合格的收款人,包括多项付款。

根据新斯科舍省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莫纳汗正在设法取消该委员会的决定。

莫纳汗表示,额外的银行存款是筹款捐款,以帮助她支付儿子治病的,而且15000加元是支付他儿子因车祸受伤。她认为她按时向部门提供银行对账单,但这些存款从未被质疑过。她还表示,负责她的案件的工作者知道前夫有给子女抚养费。

政府部门回应

社区服务部拒绝了面谈的请求,但发表了一个声明,说明如何确定超额付款的一般情况。

部门发言人Krista Higdon说。“大额多付帐户可能是追溯缴款的结果,例如工资补偿或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涵盖提供收入援助的同一时期;或由于未报告的资料(生活安排,收入,保险结算,资产等)”她还补充说,如果有需要,该部门准备考虑所有文件并调整多付款额度。

未申报的钱

莫纳汗的代表律师巴里·梅森(Barry Mason)认为,保险结算金额不应该被归类为收入。他说:“这是为了luc可以得到治疗,能让他的身体可以发挥更好的功能,对于按社区服务部门的说法说这15000加元是过度付款,我认为完全错误的,实际上是为了处理家庭医疗费用,luc因为自己的疾病而蒙受的医疗费用。”

非传统疗法

只有26磅的luc需要管道喂食,并且需要严格控制生食和高脂油食物。

莫纳汗说,按摩,脊椎治疗,骨病和针灸治疗的不同形式有助于提高他的日常功能,但她没有保险可报销。她说:“我为他做这些替代疗法的原因是因为传统医学不适合他,只是把他放在医院里。”由于这些非传统的替代疗法,luc已经从每天大约一百次癫痫发作中,减少到六次。

非传统疗法的成本很高,特别是现在莫纳汗已经失去了每月的救济金。她表示,她从儿童税收抵免中消失,每月从社区服务部门收取800加元,这是专门为家庭提供资金,帮助家庭中的残疾儿童的。

莫纳汗说她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分别是12岁和15岁,有时候就只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因为她把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照顾luc。她说:“能为所有家人提供所需的食物真的要花很多钱。钱都用在他的护理和食物上了,所以也没有钱剩下来支付我的车和汽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