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法大爆炸历史你知多少?

12月6日是一个需要哀悼的日子,100年的今天,哈利法克斯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大爆炸,大半个城市被夷为平地,其中,2000人死亡,10,000人受伤,6000人无家可归,它是原子弹出现以前人类历史上最激烈、最悲惨、损失最大的一次爆炸事件,此次爆炸威力相当于释放2900吨TNT。

 

这是大爆炸之前的哈利法克斯。

 

 

这是大爆炸之后的哈利法克斯。

 

1917年12月6日上午9时04分35秒,法国货轮“勃朗峰”号满载着3000余吨炸药,与挪威船只“永恒”号相撞。货船火灾点燃了船上爆炸性物质,造成灾难性的爆炸,摧毁了哈利法克斯里士满区,摧毁了325英亩的Hailfax和Dartmouth海港。

 

(IMO。3D/CBC)

 

关于“永恒”号

从挪威去纽约的“永恒”号在哈利法克斯花了两天时间做补给。尽管两天前,“永恒”号已经通过检查,本可以12月5日就离港的,但由于煤炭装载直到当天下午才到达,再加上燃料加载未完成,因此,该船只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起锚。

 

(Mont-Blanc船。3D/CBC)

 

关于“勃朗峰”号

从纽约出发的法国货船“勃朗峰”号是12月5日到达哈里克斯的。该船满载炸药TNT、三硝基苯酚(主要用途用于制造炸药)和火棉。船舶载运危险货物均不得入港,但由于战时德国潜艇所带来的风险,导致法规和检查的放松。

 

爆炸与火灾

“永恒”号12月6日早上7:30分接到允许离港的指令。该船企图弥补货物延迟导致的延时,进入海峡时的船速远高于海港的速度极限。“勃朗峰”号12月6日早上7:30开始进港,但无警戒船护航。港口引航员首先发现“永恒”号路径正好朝向自己船只的右舷位置,好似要切断自己的进程,立刻吹口哨以示警,但是“永恒”号回应称不会改变其位置。引航员下令“勃朗峰”号熄灭引擎,改变行驶方向。同时,又单独吹了一次口号,希望周围船只照指令去做,但无人理睬。

 

 

当“永恒”号逼近“勃朗峰”号时,两船下令熄灭引擎,但冲力惯性还是让他们相撞了。相撞发生时间为8:45分。尽管“勃朗峰“号的损害并不严重,但撞击引燃了船上苯基。火势很快就无法控制。船被浓黑的烟雾包围,并有爆炸的危险。“勃朗峰号”上有经验的船长明白危险品船着火意味什么,他当机立断下了弃船令,率领船员纷纷跳下救生艇,疯狂地向岸边逃去。船员弃船后,“勃朗峰号”就成了一艘危机四伏的死船,冲天大火映红半边天,越来越多的市民聚集在街道或站在自己的家中或公司的玻璃前,观看到熊熊火焰。其实就在等待自己死亡那一刻的到来。

 

在“勃朗峰号”被撞17分钟后,终于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爆炸。这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爆炸事件之一。巨大的爆炸声在60英里以外的特鲁罗都能听到。海港城市哈利法克斯的一半几乎都被夷为平地。房屋、人、牲畜、车辆、杂物等在猛烈的爆炸中被气浪抛向天空,然后像碎片一样坠落。

 

火焰冲击波以每秒1000米的速度扩散出去,爆炸中心的温度高达5000摄氏度。被烧热的铁皮碎片散落到哈利法克斯港口。“勃朗峰“号上的90毫米口径大炮,也瞬间融化掉,落在距离爆炸现场5.6公里的地方。而船上重达半吨的锚,降落到南部,距现场有3.2公里。

 

超过1600人当场死亡,9000人受伤,300余人抢救无效而亡。方圆2.6公里范围内,超过12000建筑被摧毁或严重损坏。成百上千的民众在家中目击了此次爆炸,由于受爆炸冲击波影响,许多人因此而失明。火炉和灯被爆炸的力量推翻,导致哈利法克斯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消防员BillyWells说,当自己被爆炸的冲击力扔出来的时候,衣服全部扯烂。目视所及,有人被挂在窗户上,死了。有些人的头不见了,有些人被抛到架空的电报线上。爆炸引发了18米高的海啸,爆炸和海啸彻底摧毁了附近一个原住民村落Mi’kmaq。大火烧了近30个小时才被扑灭。

 

第二天早上,有人在距离爆炸中心只有350米的一幢房子灰烬里发现了23个月大的AnnieLiggins。她被气浪推到了炉子下边,而炉子的热气又令她躲过了寒冷夜晚。她被称为“煤灰里的安妮”。安妮一直活到了95岁。

 

 

BillyWells是八人消防队“Patricia“唯一幸存的成员。


 

救援努力

最开始的抢救来自幸存的邻居和同事,他们从废墟中翻出遇害者。灾后存活者如警察、消防队员和军人陆续到达现场,组成了最初的非正式救援团队。凡是汽车、卡车及手推车都用来运输伤员。很快,遇害者如潮水般涌入了医院。一家名叫”Camp Hill”的军事医院,在12月6日当天共接收了1400名受灾者。

 

消防员是第一批作出反应的,他们冲向“勃朗峰”号,试图在爆炸发生前扑灭烈火。他们也在爆炸后发挥了重要作用。200公里外的新斯科舍以及260公里外的蒙克顿都有派来救援列车。哈利法克斯消防部门西街站2号支队是第一个到达码头,装备使用了加拿大第一个电动消防车。在爆炸前的最后时刻,火势蔓延至码头,哈利法克斯消防部门的九名成员在履行职责的当天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向永远冲到第一线的消防员们致敬!

 

在港口的皇家海军巡洋舰派出第一批装备齐全的营救救护队,很快将伤员带上船进行医护治疗。一个美国海岸警卫队快艇组织,也向岸边派出了一支救护队。茫然的生还者害怕此次爆炸是德国飞机投放炸弹导致的。荷枪实弹的军队出现在城市中,以防止城市遭受攻击。但是,一个小时候后,当原因和爆炸地点完全掌握后,军队从防卫转向营救角色。所有可用的军队人员及设备都投入到援救工作中,并承担起运送伤员的职责。混乱中,关于二次爆炸的担心愈发突出,谣言遍布整个城市,许多家庭逃离家园。混乱阻碍了超过两个小时,直到中午恐惧才消除。然而,许多救援人员忽视了人员的疏散。

 

第二天,救援工作被暴风雪阻碍了,城市覆盖深达16英寸(41厘米)的大雪。从加拿大和美国其他地区用来疏散人员的火车在雪地里停滞不前。而本就在爆炸后修复好的电报线路又再次被撞倒。哈利法克斯被风暴孤立,救援委员会被迫暂停搜救幸存者,尽管暴风雪辅助灭了火。

 

爆炸余波

灾难当天早上,人们迅速在市政厅组织了殡葬中心委员会。哈利法克斯西部的一所学校被选作为中心停尸房。当地一家公司修复并改造了学校以满足停尸房的需求,教室被征用作为验尸官的临时办公室。随着尸体的不断运送到中心来,验尸官Arthur S. Barnstead仔细地记下伤亡人数和尸体特征,此方法他父亲曾用来确定1912年泰坦尼克号受害者。

 

这场灾难的丧生确切人数不详。由新斯科舍省档案和记录管理编制于2002年的哈利法克斯爆炸纪念图书,确定受害人为1950。

 

许多创伤是永久不会消逝的,比如那些飞溅的玻璃或爆炸时的亮光。这个城市的工业部门在很大程度上消失了。大约5900只眼睛受伤,41人永久性失明。更多的眼睛伤害需要在医师的指导下进行,一时之间,哈利法克斯成为国际“著名”的盲人治疗中心。

 

调查

许多人在哈利法克斯爆炸起初认为是德国攻击的结果。《哈利法克斯先驱报》一度传播这种观点,比如,报道称德国人嘲笑了爆炸的受害者。尽管“永恒”号舵手John在爆炸中身受重伤,因形迹可疑被告到军事警察处。后来被逮捕,也是由于一封信件是用德文写的,而怀疑John为德国间谍。这封信实际上是用挪威语写的。爆炸结束后,在哈利法克斯的德国幸存者被包围和监禁。虽然谣言一直存在,但是最终,随着爆炸原因的清晰,恐惧最终消散。

 

起初,两艘船的业主寻求对方的赔偿。司法调查中发现“勃朗峰”号是完全有过错的,但随后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时,判定两艘船都难辞其咎。

 

遗产

哈利法克斯爆炸是最大的人工非核爆炸之一。哈利法克斯历史学家JayWhite 1994年总结到,对比130宗大型爆炸,哈利法克斯爆炸成为史上第一,有5个方面的考虑:人员伤亡、爆炸的威力、爆炸半径、爆炸性物质的数量、以及财产损失总价值。许多年后,哈利法克斯爆炸成为所有大爆炸测量的标准。例如,在对报告广岛原子弹爆炸时,《时代》杂志写道:“小男孩原子弹的爆炸威力是哈利法克斯爆炸威力的七倍。”

 

这次爆炸损失折合成现在,大抵相当于今天的5.45亿美元。在爆炸发生后的几天里,哈利法克斯几乎立即得到了救济。许多国家派出医生,护士,捐助了钱,物资和家庭用品。最值得注意的是,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给与了大量的援助,捐助了许多全新的家具,这些家具仍然坐落在许多家庭中。12月16日星期天,波士顿交响乐团举行了一场由世界着名小提琴家弗朗茨·克莱斯勒(FranzKreisler)举办的特别音乐会。捐助了超过$500,000。每年我们都会赠送一棵巨大的圣诞树感谢100年前的救助。

 

虽然爆炸对城市来说是一个可怕的黑暗时刻,但是众多的城镇和国家的救援反应却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这个故事充满着人性的光辉和伟大,这是决定哈利法克斯历史的重大事件